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万科新总裁祝九胜操盘基金闪现明天系身影

2018-02-04 18:3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的末尾,夜王所乘的冰龙喷着蓝色的火焰,摧毁了绝境长城古老的结界。守夜人和他们的野蛮人朋友难以招架,纷纷退却。异鬼大军浩浩荡荡,向着维斯特洛大陆的腹地进发。铺陈了多年的大战一触即发。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的末尾,夜王所乘的冰龙喷着蓝色的火焰,摧毁了绝境长城古老的结界。守夜人和他们的野蛮人朋友难以招架,纷纷退却。异鬼大军浩浩荡荡,向着维斯特洛大陆的腹地进发。

铺陈了多年的大战一触即发。魔龙狂舞,寒鸦纷飞。纷争的列国抛弃前嫌,调转矛头,对准了最大的敌人,也是他们真正的敌人。

只有当这样的敌人出现时,那些形同冰火的人物关系才逐渐缓和,携手团结。救亡压倒了私欲,恐惧战胜了偏见。此刻,再回首那延宕了七季之久的权谋内斗、杀伐纵横,显得多么可笑呵。但这恰是人类固有的弱点,任何时代都是。

2017年6月的换届大会至今,七个月里,万科无战事。

这种平静,是近两年的股东缠斗之后的偃旗息鼓。华润出局,深铁入局,恒大出局,姚振华让步,王石退休,郁亮上位。这种平静,也是各方势力在长久的对峙之下,各自进退,达到的动态平衡。一种难得的和平。

姚振华是最先让步的那一个,作为万科举足轻重的大股东,却没有派驻哪怕一个董事、监事。宝能系资本成为万科一个低调、沉默的财务投资人。只有当万科的股价涨了,人们才会记起姚振华,用羡慕的口气细数他在万科的投资浮盈了多少钱。

万科不时披露的,宝能对万科股份的质押解押公告,才昭示着这个股东的存在感。说出来可能吓你一跳,得益于地产股从去年开始的一轮暴涨,姚振华已经手握超过1000亿市值的万科股份。这是什么概念呢?这部分市值几乎相当于4个绿城、2.5个泰禾、1.5个金地,接近1个融创。有这样的账面资产,即便不套现,拿来抵押融资也是美滋滋。

再说说恒大,万科股东层里昙花一现的过客。当初许家印以损失71亿的代价将股份转给深圳地铁,这笔不划算的买卖,很多人更愿意视之为一种交换。只不过,一边的筹码很显然,但另一边,却让人捉摸不透。恒大的回A之路也并非一片坦荡。

但不要忘了,还有一种成本叫机会成本。如果恒大没有放弃这部分股份,它们目前的账面价值应该是580亿。所以恒大损失的岂止71亿,而是360亿啊!许家印与姚振华,炒股的两重天。

但没关系,取代王健林晋升为首富的许教授,或许并不在乎。此消彼长,恒大的损失,正是深圳地铁账面财富的充盈。许家印凭一己之力为地方国资的储备做出了杰出贡献。

同理,恒大的境遇也适用于华润。好在,华润是将股份转售给了深铁,不然,就有国有资产流失之虞了。

安邦没有声音了。目前的形势下,安邦早已无法安邦。从争议的漩涡中退出来,闷声发大财,万事莫张扬,才是这种企业的出路。至少在万科故事中,安邦稳赚了。

王石终于成了一个富贵闲人,登山、赛艇、跑步,再也不怕被人诟病。郁亮接棒,甚至都不需要预演,万科本来早就是他的。

似乎所有的主角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产生了难得一见的默契。刀剑入库,马放南山。万科股东层面的纷争似乎可以划上句号了。

但这种平静,却被一个叫刘姝威的女人打破了。

当年凭借揭示蓝田黑幕而闻名的刘女士,一直是中国股坛绝对的大V,有着一群忠实的拥趸。在去年的万科换届大会中,她取代了经济学者华生,成为万科新一届的专家型独立董事。

但作为独董,刘姝威却从不掩饰自己对万科管理层的支持,以及对姚振华所代表的新晋股东的偏见。这种立场,甚至比他的前任华生还要赤裸。

近日,刘姝威女士给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写了一封公开信,指出宝能系举牌万科所引入的七个资管计划已经到期,应予清盘,并且不得续期。这七个资管计划合计持有万科股份约6.88%。

理由嘛,当然是证监会出台的一系列新规,比如,要求股票类资管计划杠杆比例降低至1:1。宝能这几个资管计划的杠杆是2,所以用新规看来,就显得不太合规了。但由于是新规出台之前成立的,在存续期内不受影响。只是到期之后应当如何,确实值得讨论。这样的资管计划,在股市中还有不少。

刘姝威女士这一炮有能量,也确实产生了反响。万科及时公告了宝能的澄清声明:宝能已经就所涉的资管计划签订了补充协议,延长了清算期。也就是说,清算是一个过程,放心,宝能在万科的股份还不会有变化。

有意思的是,作为独董,刘姝威女士所代表的,应该是中小股东的利益。但这篇檄文一出,万科股价连遭重创,似乎并不是中小股东们所乐见的。

刘姝威女士抛出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还有普遍性,这是好事,值得深究。但刘女士只在公开信中指摘宝能系的资管计划,则有失偏颇了。如果拆姐来写这封公开信,我会把万科管理层自身的资管计划也加上。

刘姝威对宝能系资管计划的质疑,同样适用于万科管理层的资管计划。

根据此前深交所的问询公告,万科管理层的两个资管计划金鹏计划与德赢计划合计持有万科股票比例为7.79%。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两个资管计划的杠杆率达到了3.5倍,而最近据财新的报道披露,真实杠杆为2.5倍和2倍。

但无论如何,均高于宝能的2倍,更加符合刘姝威质疑的条件。这两个资管计划也将在今年开始陆续到期。

有意思的是,当时深交所询问万科两个资管计划是否一致行动人,被万科否认了。不是一致行动人,就规避了举牌线,从而规避了信批要求,让人无法知悉这两个资管计划的期限和各自的杠杆率。以至于这些关键信息,都由媒体披露才得知。

至于不是一致行动人的原因,更有意思,据财新援引知情人士说,这两个资管计划在万科内部十分独立,郁亮从不过问,所以他们就自认为不是一致行动人。而且,他们认为这两个资管计划合计持股超过5%,而免于举牌信息披露,也并没有获取什么利益。

这些辩解,太牵强了,简直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水平。同一个企业内部的资管计划,只因为总裁不过问,就不是一致性动人?规避了举牌信息披露,让资管计划很多信息处于黑箱状态,怎么能说没有得到好处呢?

况且,万科资管计划买入万科股票的时机比宝能更早,按目前的市价,浮盈更大,其回报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3倍!它们的合理性又在哪里?

众所周知,公司董事应公平对待所有股东。这也是万科的公司章程中明文约定的。

但很抱歉,对于刘女士而言,这些内容被选择性地无视了。屁股决定脑袋。这位由深铁提名的独董的独立性,是值得追问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刘姝威的公开信,替人代言的特征很明显。目的只有一个:把宝能彻底赶出万科的股东阵营。你猜,站在刘女士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呢?

但说实话,目前姚振华的专注点,很可能早已不在万科。姚振华曾经被指责不够专注实业,现如今却斥巨资投向了新能源造车。宝能已经把眼光移开万科,投向更远的远方了,但万科还在往回看。不得不说,两相比较,格局出现了差别。

但问题提出来了,就无法再无视。如果资管计划的清盘,包括宝能的和万科自己的,都在所难免。那万科的股东层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万科之争,会马上迎来下半场吗?

这两天,万科还有一件大事,郁亮不再兼任万科的总裁,只担任董事长,也就是王石曾经那个角色。万科新总裁是一个稍显陌生的名字:祝九胜。

祝九胜是谁?在万科的新生代中,祝九胜并不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台前人物。以至于在宣布的第二天,郁亮就觉得有必要带他出现在公众面前,好让大家认识一下。

关于这个祝九胜,坊间有很多的八卦。大多聚焦于他曾在建行深圳分行工作的经历,曾经共事的领导,以及在深圳地产圈、资本圈的江湖地位等。

为什么是祝九胜?拆姐先抛一个结论:祝九胜的脱颖而出,或许并不是郁亮的本来计划,而是来自更高层级的意志体现。

众所周知,祝九胜在万科第二梯队的排名,并不靠前,还很低调。在地产行业(乃至所有行业),在财务部门管资金的人,都是极为低调的,不像搞品牌、营销或产品策划的人那么喜欢抛头露面。但他们所在的位置,却是企业的核心中枢,是命脉。

祝九胜正是上文提到的万科德赢和金鹏两个资管计划的实际操盘者。其实,他负责的,是万科的整个资金中心,尤其是万科财务顾问公司。这个公司的背景特殊,它的成立是当年王石、郁亮的意愿,最初目的是帮助员工理财,尤其是炒股。后来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独立出来,成立后来饱受质疑的万丰系。

此后,主导万科盈安合伙通过资管计划购入自家股票,以及处理员工的项目跟投等,也都是祝九胜的部门在负责。

2016年1月,万科因为两个资管计划被问询、被质疑,祝九胜离开了万科高级副总裁的岗位,这一度被认为是背锅。但事实上,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离开过万科。

等等,难道万科之外,还有一个万科?

有的。万科并不只是那个庞大的上市公司而已。拆姐很早就提过一个影子万科的概念,那里面藏着太多管理层的秘密。

万丰系真的只是帮员工炒股这么简单吗?才不是。简单举个例吧,万科在上市公司体系外,还成立有一个叫梅沙资本的公司,旗下有一个深圳市金色资产投资中心,控制着一个叫博商资产的资管平台。

这个资管平台又通过私募结构成立了多个壳,引入鹏华资产、渤海信托、光大信托、长城证券、安信证券、银河证券、招商财富、平安大华、博时基金、东方资产、华能贵诚信托等多家金融巨头数量庞大的资金,投入到地产项目中,尤其是万科自己的项目。

问题是,这样的资管平台还不止一个,比如,还有一个叫博众资产的平台,是与平安大华联合成立的。还有诸如深圳花福投资、花莹投资、花冠投资、花海投资、花城投资、花银资本、花意资本、花封资本、花麓资本、晨盈投资、晨耀投资、晨瑞投资等等,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壳公司,也都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这些平台大多成立于2016年后,也就是祝九胜从万科上市平台脱离后。可以说,在万科深陷股东之争的漩涡时,万科的非上市体系迎来了爆发,而且掌握着大量宝贵的资源:渠道、项目和钱。

祝九胜凭一己之力,给危机中的万科管理层,搭建了一个温暖的后花园。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受到,万科这家公司在财务层面居然也有这样的奇技淫巧。

在那段危急的日子,祝九胜一直在为万科找钱,但又在万科上市体系之外设立了中转站,规模的资金池搭建于体外循环,不会增加上市公司的额外负债,而是隐藏在万科那些数量庞大的项目的小股东之中。这些融资颇为隐秘,规避了关联交易的嫌疑。

拆姐曾经拆过保利与中信合作的信保基金的故事。一帮保利前高层,凭借私募平台与股权投资的模式,利用杠杆撬动大量金融资本参与到保利数量庞大的开发项目中。短短时间里,信保基金就做到了数百亿的管理规模,位居国内地产私募的第一。

这也是保利地产上市体系外,资金的体外循环,既实现了为企业融资、降负债、降杠杆的目的,也成为某些人实现个人价值成就的另类舞台。

太阳底下无新事。祝九胜掌管的万科资金部门,也正变成这样一个舞台。他从万科上市公司的短暂离职,更多是为了避嫌,规避上市公司高管身份的关联性与私心的质疑,好腾出手来做事。

现在,万科大局底定。幕后的祝九胜,终于可以走向台前了。他应该受到重用,因为他的功劳吧。

在深圳圈内,祝九胜是有名的九哥。

拆姐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叫中长胜的地产基金。祝九胜曾以个人名义,和深圳地产圈一些头脸人物合伙,成立了中长胜基金。万科其实也有入股。这个基金成立不多久,就接手了万科一个重要地产开发平台中航万科的部分股权。

这当然算是关联交易,祝九胜在这笔交易中的身份,应该特别尴尬:你是代表万科的利益,还是这支基金的利益呢?最近祝九胜可能觉得应该避嫌,已经选择从这个地产基金退出。

得益于自己在深圳资本圈的独特人脉,以及运作万科财务顾问公司的特殊身份,祝九胜跟深圳地铁公司存在一些微妙的交集。

先分享一个有意思的微观细节吧,关于一家公司:深圳前海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基础)

这家基金管理公司衔玉而生,背景不一般,是2015年7月,由深圳地铁、中信证券和前海管理局联合发起设立的。主要目的是引导社会资本,在全国范围内以PPP模式从事轨道交通及相关物业配套的投资建设。

在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之后,万科也来入伙这家基金。万科出资8500万占股28.33%。另一家万科系公司博商资产占股5%。也就是说,万科占到了这家基金公司1/3的权益。

祝九胜在这家基金公司里担任了董事。但他使用的身份却不是万科的身份,而是鹏金所董事长。万科是2017年12月进入前海基础的,但祝九胜却早在2017年2月就成了前海基础的董事。为什么?

来看看2017年2月前海基础发生了哪些事。

股东层发生了变化。首先,经历了一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从1亿增加至2亿,原因是两家明天系资本前来入伙,华夏人寿旗下的华夏久盈,以及天安财险。其次,一家中信系公司退出,股份被一个叫中银融投资的神秘公司接手。

同时,两个人新进入前海基础的董事会,一个是赵瑜纲,代表明天系。另一个,就是祝九胜。这个时候,前海基础还没有万科什么事,可见,祝九胜代表的不是万科,而是那个叫中银融的公司。

顺便提一句那个赵瑜纲,他可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当年胡舒立旗下的财经揭露基金黑幕,赵瑜纲就是最主要的爆料人,后来受牵连离开体制,却投入到明天系的怀抱,成为明天系的干将之一,令人唏嘘。以后有机会可拆。

前海基础成立的短短几年,发展势头却不错。已经获得了深圳龙华有轨电车项目、武汉地铁11号线、郑州轨道3号线等多个项目。这些成绩,当然离不开社会资本的踊跃捧场,其中当然也有祝九胜的特殊贡献。

比如,刚才提到的那个神秘股东中银融公司。它背后是一个叫深圳万年投资集团的民营企业,看似跟祝九胜没有关系。但其实,万科财务顾问已经收购了它的多家子公司,如广州市天马河地产、深圳鑫业投资,而最值得一说的,是通过收购它旗下一个叫鑫海汇的公司,涉入昆明滇池湖畔官渡文化新城的土地一级开发,说出来吓你一跳,规模达到了7万亩。

这块大蛋糕,昆明万科也有入股,但只占40%,真正的大头是嘉兴万众投资合伙企业(59%),正是祝九胜的万科财务顾问旗下的资管平台所控制。当然,这些事都是极为隐秘低调的。

看见没有,这个中银融公司,看似是一个简单的民营企业,实则是祝九胜所操控的万科上市公司体系外的一个影子。包括那个持股5%的博商资管,也是。所以,在前海基础这家私募基金平台,祝九胜是很有话语权的。祝九胜的能力,也看在深圳地铁的眼里。

这样的影子,多不胜数,共同组成了那个躲在万科上市公司身后的影子万科。祝九胜,是这些影子的影子。

现在看来,当年在万科之争的紧要关口,引入深铁这个白武士,或许也并非郁亮的一人之功。祝九胜,可能才是背后那个低调但关键的人。现在晋升总裁,不过是论功行赏、顺其自然的扶正罢了。

而拆姐更关心的显然是,由祝九胜执掌的万科,会有何不同。

一切还有待时间检验。

前阵子,万科出资参与了国际仓储物流巨头普洛斯的私有化。合作者包括高瓴的张磊、厚朴的方风雷,还有中银、平安等金融业巨头。

这其实是一次MBO,就是你所熟知的管理层收购。私有化的发起者是普洛斯的CEO梅志明。

这就像一个隐喻,一个寓言:有欲望、有野心的管理层,当有资本在背后支持的时候,就不会甘心只做一个管理层了。

最近,媒体人一直在追问一个问题,随着股东层的变化,随着管理层的更迭,以后的万科,会成为什么?

会成为普洛斯?成为凯德?成为黑石?还是成为它早期的模仿对象帕尔迪。没有答案。万科的市值已经是地产行业的全球第一了,万科只是万科。

当让建筑赞美生命渐成往事,如果剩下的,只是自上而下的资本盛宴,是屋内聪明人的无双财技,我知道,那个让人仰望的万科,可能的确已经走远了。

过去享受多少赞美,如今就要接受多少的挑剔。

长城崩毁,异鬼来袭。凛冬洌洌,惜乎万科。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7 温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3017107号-4